专长 / 教育与科学 / 设计师观察

优秀的设计是否有利于实现更好、更快的研究成果?

研究机构如何构成,如何进行设计以优化研究成果——对此课题的观点近期已发生了多次变革。

设计师营造研究环境的方式的关键推动因素包括了以下已被证明的优势:

_在某一空间中不同研究功能的协同设置,旨在推动跨专业领域协作
_教育与研究环境的结合
_设计的建筑同时能作为一座现实的研究基地。

协同设置的研究功能,旨在推动跨专业领域协作

生态科学区将来自四个国家机构和六个CSIRO部门的1000名科学家汇聚在一个单一的协作型研究环境中。

该项目打造一座“没有围墙”的新建设施,通过使用共享空间与资源,鼓励知识交流与发现。

在园区中工作的科学家们按照他们从事的科学属性形成几个小组,而无关他们来自哪个机构——这代表了一种重要的变革,通过一种全新方式将科学家聚集在一起。

 “设计过程围绕的核心理念是,如果我们想要实现人们所期望的协作型成果,我们就必须推进一种协作性过程。我们有点像是介绍人,把从未在一起工作过的人们聚集在一起,”领导新建园区设计团队的Mark Roehrs解释道。

最后产生的设计使用内部多层街道,利用中庭、电梯和开放楼梯连接三座翼楼,从而优化垂直与平行联系。员工从各自的安静工作区走出来到中央街道,进入一个由公共区域和会议室组成的富有活力的枢纽中心。

结合教育与研究,促进跨专业领域协作

各大学日益重视研究与教学设施的结合,进而改变着设计师为研究机构制作设计的方式。

 “大学则将各系从事研究的人从教学部门中转移出来,并一起安置到这些专有研究机构中。其绝妙之处在于研究者们在一起工作,一同申请经费,分享仪器和设备。” Mark Roehrs解释道。他在研究机构设计领域拥有约20年经验。

 “近期发生的变革体现在对与研究的结合的日益重视。由研究引领的教育,或称转化性研究的理念,是关于人们能以多快的速度将纯粹的研究转化为可应用的研究,然后转化为社会应用,并进一步转变为教学课程。转化之轮转动得越快,机构就越成功。

 “这一规律适用于大多数学科,但在健康领域尤其显著,例如一项癌症领域的纯研究发现如果迅速应用于临床试验与实践,然后又引入到教学之中,将有潜力对人们的生活做出巨大的改变,”Mark谈道。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最近我们已经被问到:“对于那些有兴趣在长远的未来参与到研究中去的医学与健康科学学生,你们如何进一步满足他们的需求?”

答案部分在于,为学生提供每天接触研究环境的机会。其中的考虑是,如果学生的体验仅以教学空间为基础,他们就很少有机会可以接触到研究,从而学生选择研究之路的动力也就有限。

对设计师而言,其中挑战不仅仅是设计一座建筑,为学生提供近距离的研究体验——使他们的视线能够穿过中庭,到达上方的实验室——更在于使他们能够在实验室空间内进行工作。

这一模型正在高级工程学大楼项目中得到实现,在该项目中,建筑设计旨在让学生升入高年级之时,可通过这座建筑实现进步与提升,最终与实验室里的研究者并肩工作。

Designing buildings as live research tools

将建筑设计为现实的研究工具

昆士兰大学建设的宏伟的全球变化研究所建筑将成为现实的研究工具,用于可持续发展的副热带建筑系统研究,该项目将于2013年7月完工。

该研究所一向致力于寻找以实证为基础的、进步的方案,解决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基本挑战,该研究所在建筑中所采用的方案正是这项努力的一部分。

 “昆士兰大学在这座建筑中投入巨大,以此致力于这座建筑本身的可持续发展研究。在本项目系统范围内的这些投入有希望孵化并成功验证可在将来应用于其它建筑的技术,”该项目设计团队的领导,HASSELL董事Mark Roehrs谈道。

 “我们并不经常能有机会参与一座真正突破系统和成果界限的建筑项目,”Mark表示。

 “例如,我们使用该建筑来就如何在副热带环境中设计舒适的自然通风建筑进行假设测试和新数据收集。”

该建筑目标是在一年88%的时间里实现自然通风模式,消耗能源仅为澳大利亚绿色建筑委员会颁布的教育项目基准的40%。

 “这如何实现,以及建筑内每天人们感受到的舒适度将是入驻后持续进行的研究课题,”Mark这样解释。

_联系董事Mark Roerhs
mroerhs@hassellstudi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