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长 / 教育与科学 / 设计师观察

教育空间如何进化以支持真正的实践学习?

信息的普及——很大程度上是由互联网实现的——意味着大学不再是知识的唯一保管者。

当今的学生完全明白这一事实——HASSELL董事David Gulland称。他在教育建筑设计领域拥有超过15年的专业经验。

 “学生是唯一评判人,”David说道。

 “学生的期望都在快速变化。我们从事许多高中教育项目,我们见证将在十年时间里成为大学毕业生和研究生的大量人群。

 “他们的确在寻找不同种类的事物——更多的是关于他们如何相互关联,以及他们期望如何以更有协作性的方式来学习。结果,他们想要的学习空间类型都大相径庭,”David解释道。

这种转变的发生使有些大学重新考虑他们的区分点,并最终更加投入到实现真正的学习体验中去——在具有特定目的的空间中。

 “基本上现在学生能自由地从网站上获得知识,因此知识不再一定是大学的优势所在,”HASSELL董事Mark Roehrs谈道。

除了捍卫知识的严谨与完整这一角色,大学还把提供更真实、更有参与性的学习体验的能力视为独一无二的优势,而非瞄准学生在网上也能学到的东西。

 “我们正在见证的变革脱离了虚拟或学究式的教学,越来越回归到以技能为基础、本质上是以问题为基础的实践培训,”Mark表示。

HASSELL董事Mariano DeDuonni解释了小型团体与协作型学习的趋势正如何改变学习设施的设计。

 “我认为现有形式的辅导教室很快将消失,它们简直就是史前恐龙,”HASSELL董事Mariano DeDuonni称。

 “未来的辅导教室更有互动性,辅导老师与学生在灵活得多的、技术驱动的空间中进行会面。

 “同样地,讲座礼堂也不再设计为给几百名学生用的几排连续的座椅。

 “这些传统讲堂正在被重新配置——因此你将开始看到像可容纳八名学生的舱室这样的事物,学生围绕着带有单独监视器的长椅入座,这样学生们能在屏幕上看到进行中的讲座,并全程参与互动进行小组讨论,” Mariano谈道。

昆士兰大学的高级工程学大楼(AEB——将于2013年完工——就是新教育建筑的一个范例,致力于实现真正的学习空间和以实践为基础的工作室空间。

在AEB学习的工程学学生将采用以问题为基础的学习模式,围绕工作桌进行小组讨论并完成任务。

AEB对提供真正的学习体验做出的最为卓越的贡献在于它在这座将成为学生现实的学习基地的建筑中的投入。

其理念是,学生占用这座建筑并在其中移动的同时也将受到鼓励去了解这座结构如何运作。

 “这座结构中将安装有转度计、运动和振动计之类的仪器,这样工程学学生们能够在线监测这座建筑的性能,”Mark解释道。

 “建筑本身的特征包括从木材到钢铁、混凝土元素的一系列结构,有些跨度较大,有些带有巨大的悬臂——学生们将能够真切地看到这些结构如何运作。”

建筑的室内设计同样通过促进透明与互动,加强了建筑为实现真正的学习环境所做出的努力。一个中庭为学生、员工、研究员和访客提供公共空间用于交流与协作。位于中庭各侧的实验室和办公室具备透明墙壁,将内部活动展示在外——特意用这种方式引发人们的提问,激发人们的好奇心。

联系董事David Gulland:
dgulland@hassellstudio.com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