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辨设计的力量

分享至

微博    Twitter    Facebook

设计师拥有应对全球挑战的独特能力。

  • 作者:Liam Mouritz 插图:Matty Kapeleri

建筑师肖恩·莱利近年曾撰文记述自己与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的一次妙趣横生的会面。莱利凭着多方游说挤进一个科技论坛,遇见佩奇在与几个参会者交谈。

莱利起初并未认出佩奇,只见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向人们发问“如果你有5千万,你会怎样用?”莱利周围的专家们仿佛有备而来,纷纷抛出投资清洁能源、开展地球大气工程、准备人工智能革命等宏观改造方案。

如果你有5千万,你会投资什么?说说我们该怎么投资。”

  •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

莱利的回答与众不同。他指出仅以技术手段解决问题的思路无济于事,只是一张让我们以不可持续的消费模式苟延残喘的“免死金牌”。

莱利的方案恰恰相反,他会投资教育与思辨,将人们“拉”进未来。历史表明,较之推动供给,改变需求能更为迅速地促成变革。在1939年纽约世界博览会上,参观者们看到了令人振奋的明日世界”。它大力宣传了以汽车为中心的崭新生活方式,促成了由燃煤向燃油的转变。

听听设计师的意见吧,莱利说:他们能打造出有关新场所和新环境的图像与故事,将人们团结在一起,为了崭新的未来共同努力。

虽是即席发言,莱利仍完美阐述了设计师能起到的作用,并提出设计或能产生有助于解决全球挑战的影响。

想象沿着旧金山湾的水岸被激活,人们拥有使用滨水空间的新方式。图片:Hassell+

艺术与科学的交织

艺术与科学并不冲突,设计正是由二者交织而成。这道出了Hassell设计的真谛,我们的工作是多学科智慧与创新设计的战略结合。

作为城市设计师,我基于科研与事实作出决策。多样化的数据来源有助于形成城市变革策略,但城市设计实际上并无唯一方案,却有众多可能。

最佳的设计策略都包含了引人入胜的故事。它可以引发关注,调动客户和社区围绕共同的愿景而努力。

技术与理念交织的思维方式是多学科探讨的沃土,也是设计师在应对全球挑战时贡献的独特价值。

2060年,全世界建筑面积将增加2万亿平方英尺,相当于今后40年间每个月建起一座纽约城。”

为城市韧性设计湾区挑战赛进行旧金山地区的制图研究。图片:Hassell+

我们工作于种种宏观系统之中,对于它们的了解与评判极为重要。城市设计师、建筑设计师、景观设计师所受的专业训练着重于改进城市。如果我们能通过每个项目设计令城市更为宜居、可持续、高效和便捷,我们就可以借助它们一步步改变这个星球。但除了严谨的项目工作之外,我们还必须放眼全局并展望未来。

我们应重新定义城市,它不是由边界限定的地方,而是四通八达的城区。每座城市的发展都依赖于多领域的资源开采和生产制造。

每当我们在城市里建起一座高楼,都需将大量资源从土地中开采出来,运输到千里之外重新整合。这是“对等景观的概念,例如,在设计纽约城的公共景观时,其原材料的产地也同时得到了改造。

建筑师对建筑材料的选用牵涉到与其开采、生产和重新使用相关的生态、经济与社会关系。”

  • 滑铁卢大学建筑学院Jane Hutton

我们必须对材料的生产和流通体系负起更多的责任,也应增强在设计项目中了解和选择替代材料的能力

快速的城市化进程由大型基础设施推动,如水电站大规模高速公路混凝土河道大型水循环系统。建造这些基础设施需要开采有限的资源。

大型基础设施”优化了效率和利润。但在洪水严重干旱等极端气候条件的压力不断加剧时,大型设施就显得过于僵化而不够灵活。随着气候危机的影响逐步全面显现,这种情况在全球城市都将继续恶化。

作为景观设计师,我们深深理解全人类在地球的演化过程中需要相互依存,但我们这些自命为生物圈管家的人往往在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区工作。

景观、城市与建筑设计师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为促成更广泛的讨论作出贡献。设计师必须了解和参与从城市政策到生态进程等真正影响世界的力量。

正如Naomi Klein所言,气候变化不是环境问题,而是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如果你对这些问题未作思考,就意味着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

思辨设计的力量

令人振奋的是,设计师通过工作项目参与全球问题的机会越来越多。比如城市韧性设计湾区挑战赛,这是一项由社区主导的增强旧金山城市韧性的活动。

设计大赛旨在通过合作方式催生新创意。它促成了国内外设计师、生态学家、工程师、政府机构和民间团体的合作。

Hassell的设计方案源于我们的核心设计理念 — — 交叉思维。我们收集了城市规模的数据,用制图方式将复杂问题与难题可视化。

随后,我们将技术分析结果提炼为清晰的策略,即围绕旧金山湾打造四通八达的联结网络。这一方案将人们与滨水区连结起来,并令水上交通更为便捷。

我们的团队为当地社区探索实用并易于实施的变革方案。我们沿路设计了流水潺潺的生态调节沟;为学校设计了储水与社区空间的功能;运河改造可恢复自然环境,并在沿岸设计了俯瞰河景的公共看台。

我们重新构想了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将自然融入日常生活之中。

在设计过程中,团队在Colma溪流区建起了面向社区的联络站,与当地居民随时交流并收集意见。通过这种方式,我们也直接吸引了当地居民的参与,项目终究是为他们而设计,实施也要依靠他们推动。

项目的设计包括多个层面。在宏观层面上,它是设计师以多学科交叉思维解决复杂难题的范例。但我们也同步探讨了地区性和当地社区的问题,以建立推动变革的基层合作网络 。

为“韧性南部城市”项目收集社区意见。

通过谈判得出解决方案

我们可以将这种交叉式设计流程理解为某种谈判。请想象一群有着不同动机的人聚在会议桌边讨论塑造未来的图纸。这就是设计,它有着强大的力量。

设计是结合不同的想法以形成方案,并通过谈判将其实现的能力。这种谈判理念将设计过程视为持不同观点的各方之间的对话:不同学科之间、生态与城市发展之间、感官与技术之间的对话。设计是在不同立场间达成妥协并将新观点融汇深化以推动创新的能力。

在巨大的全球挑战面前,让我们把设计用作集体谈判的过程,用作思辨与想象的对话平台。让我们共同探索,为这个世界提供它所渴求的意义深远的全面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技术上的小修小补。

  • Liam Mouritz是上海事务所的城市设计师,本文基于他在上海景观论坛上的演讲“主观感受还是客观研究”而作。

我们使用cookies以提供更好的浏览体验。点击此处获得更多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