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流入海:40年的变迁与进化

分享至

微博 Twitter Facebook

1979年,Hassell和Land Systems开始设计位于南澳州阿德莱德沿托伦斯河“澳大利亚首个真正的线性公园”。时间已经过去40年了,阿德莱德的居民向我们诉说了托伦斯河如何成为并仍是城中最受欢迎的滨水空间之一。

作者:Richard Mullane,访谈:Molly Peterson,摄影:Peter Bennetts

从阿德莱德绵延的山丘深处,托伦斯河(River Torrens)蜿蜒向西海岸延伸,流经城市中心和市郊。从1979年至1997年,托伦斯河从一条危险的、不美观的、几近枯竭的河流成功转变成阿德莱德最受人们喜爱的目的地之一。

事实上,托伦斯河的滨水空间一直存在着许多景点,包括由Hassell在1970年代设计的阿德莱德庆典中心。今天,托伦斯河线性公园(River Torrens Linear Park)已然成为了这座城市中最主要的休闲滨水公园,重新建立起城市中心与市郊和自然的关系,为市民提供游玩野餐的场所,人们还能在此垂钓,观测鸟类,喂喂野鸭。

大约有30公里长的河道流经阿德莱德市中心,这是城市弥足珍贵的休闲资源,阿德莱德市中心也因而有了许多风景如画的地方。”阿德莱德内城本地居民协会会长Ian Radbone说。

我这么说可能有些狭隘,但我认为托伦斯河线性公园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十分值得一看的。”

值得一提的是,托伦斯河也是澳大利亚所有城市的主要河道中唯一完全经过更新的,她的转变对于逐渐发展成大都市的阿德莱德产生了长期积极的社会和环境影响。
阿德莱德庆典中心,由Hassell设计并建成于1970年代,坐落于托伦斯河畔

作为澳大利亚首个完整呈现的线性公园,托伦斯线性公园综合整合并实现了项目在环境、休闲娱乐和经济方面的目标,不得不说是一个具有开创性的项目。”

Rebecca Connelly,澳大利亚景观设计媒体

后疫情时代再次成为热门场所

托伦斯河线性公园小径几十年以来一直是本地骑行和徒步爱好者中最受欢迎的路线之一,在COVID-19后疫情时期,这条小径反而吸引了更多人的前来。在2020年4月,阿德莱德市郊司徒德市 — 托伦斯河线性公园的西半段所在的当地政府区域记录到,每天使用这条小径路线的骑行者从800名增加至1600名。

Tin Do是阿德莱德山的本地居民,同时他也是一家当地三轮车的运营商,他常常骑行这条路线。“线性公园和骑行道是我每天愿意骑行27公里往返CBD通勤的最大理由,这条路线方便优美。“他说。

他还表示,他会带领三轮车的客人穿过这条小径去CBD。“当(这条小径)有了一些忠实用户后,一些并不常来这里,居住在阿德莱德其他地方的居民开始成为我们的新客户,他们想要重新探索家乡。”

2020年的4月,澳大利亚的各个城市还在奋力应对COVID-19疫情时,骑行者的人数较上一年翻了一番。

来源:司徒德市数据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cyclist with a camera 🇮🇹 🇳🇿 (@foto.velo)

有益于长期管理

河流的修复(托伦斯河线性公园和防洪计划)在整合自然体系和社会系统方面极具开创性,同时协作管理机制也确保了项目的成功。

Hassell(当时名为Hassell and Partners)和Land Systems景观设计公司(之后与Hassell合并)一同协作开展线性公园的设计。

Tony McCormick,前Land Systems总裁和Hassell董事,是公园的原始设计师之一。这是一个由南澳大利亚水务局主导的州政府和当地政府合作项目,同时还有12个当地政府区域(现已重新划分为8个区域)参与。

该项目一大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Hassell(Hassell and Partners,Land Systems)在1979年至1997年之间,对托伦斯河线性公园采取了长达20年的持续监测。”

Tony McCormick,新南威尔士州顾问委员会场所塑造部门

托伦斯河项目研究背后的协作设计手法为:使用协作型开发方案 — 项目的第一阶段和整体的管理框架指导公园的整体开发和维护。

Tony表示,研究提供了“结合并尊重托伦斯河的多样生态、功能和景观特征的愿景”。

我们还设计了一系列并行的公园项目,和线性公园相结合,形成多样化的社区,同时满足本地的经济需求,考虑到托伦斯河生态更新的方方面面。”他说。彼时城市中的公共空间带来的益处是一个热门话题,加上对亟需解决的防洪和雨水管理问题的研究,最终形成了线性公园和防洪计划。

整体的且以设计为导向的手法带来了社会、环境、经济和休闲娱乐方面的价值,打造了河流周围大范围的水适应性景观空间。”Tony说。

根据司徒德市当地政府区域的环境管理者Mark Hannan所说,“让三个层级的政府部门,包括两个市政机构在总体原则上达成一致,并成功地协作是非常了不起的”。


环境宝藏

项目团队复原了支流并增设湿地,改善托伦斯河的水质,减轻洪灾带来的影响。线性公园的湿地区域拥有每秒处理410平米洪水的能力,让整个区域具备足够的韧性以抵挡200年一遇的洪灾。

为了重建河流廊道的生物多样性,团队根除了杂草和外来植物,重新种植本地种类的植物。通过大量种植本地树群 — 赤桉,其连城一片的树冠建立了植物和环境之间的联系,而之前由于土地的不同用途,自然环境被分成互不连通的小块土地。最终,重建了野生动植物的栖息地。

Mark说,在1970年代的早期,托伦斯河还被标记为“严重污染”,经修复后,市政部门记录了线性公园为环境和社区带来的环境方面的可衡量的益处,包括“活化石”七鳃鳗和大量物种的增加。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Kirsten Alderson (@kirsten.alderson)

更新永不终止

Mark还认为项目的意义还在于获得社区支持、集体的美好愿景和协作管理方面。他把项目的推动力归结于“七十年代城市公园的转变和人们的思考渐渐从‘我’变成‘我们’”。

这里的很多人都表示他们看到了我们如何复原了这个环境宝藏。”他说。

项目的原始规划中所表现出的集体的野心和使命必达的势头保持贯穿着整个项目。在项目建成后的40年里,托伦斯河线性公园的范围扩大了,修复和管理策略的调整和改善从未停止。最近,澳大利亚原住民Kaura族也受邀参与公园升级的设计过程中。

项目建成后长达20年的监测是非常重要的项目经验,而这也应用至Hassell的每个城市河道修复项目中

2021年初,南澳大利亚州政府发布了将托伦斯河线性公园向着海岸再次延伸的招标规划 — 这也将最终实现1979年的研究中我们提出的愿景:建设源流入海的托伦斯线性公园。

Hassell在澳大利亚和亚洲为社区开展了许多修复性的设计工作。几十年过去了,是时候回顾这些项目为环境和社区带来的积极影响了,这些项目包括维多利亚公园、悉尼千禧公园和阿德莱德托伦斯河。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Di DeLaine (@bushlandblossom)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ane (@greenanne_jane)

我们使用cookies以提供更好的浏览体验。点击此处获得更多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