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长 / 教育与科学 / 设计师观察

可循环建筑——少即是多

面对预算的大幅度削减,最大程度提高现有建筑的价值,将成为澳大利亚大学保持竞争力和意义的重要课题。

各家机构都在寻求规模缩减,或甚至取消他们的资产工作计划之时,“可循环”的旧建筑代表了一种经济的方案,且这种方案无须牺牲教学或校园体验的品质——Dave Gulland谈道。他在教育建筑设计领域拥有超过15年的专业经验。

“与其建造新建筑,对现有建筑进行重新装修可以节省每平方米1000至2000澳元的施工费用。”David谈道。

“如果小心进行,这不失为一种可持续发展方案,使大学可以保持其竞争优势,并为更多学生提供具备现代技术的校园,促进新兴教学理念。”他谈道。

 “关键在于,不要将这种改造单独对待,而是将其植入更大范围的大学总体规划中,考虑建筑的功能与地点,同时强化周围的校园。”

科廷大学已在进行一项全面计划,对其现有的一些建筑进行重新整修,从而将老旧建筑转变为先进的健康科学设施和学习中心。

该计划旨在消除“教坛上的圣贤”这种方式,即分级设置的礼堂,学生全都面朝前方,取而代之的是,打造适应不同教学模式的空间——无论是协作型工作,安静的学习,团体学习,私人会面或是大型讲座。

该计划特色包括,设置在多面墙上的屏幕,这样从任何视角都可以看到屏幕;视频连接和无线连接;更充裕的自然光和更高的透明度;没有“学院”感的家具,可根据需要重新进行安排;以及学习空间附近的休息区,使学生可以在一起学习并交流思想。

 “信息交换的本质是较为流动的,优秀的设计可以促进信息交换,这无关预算。”David谈道。

科廷大学项目管理主管Ron Hewitt表示,大学致力于提供富有吸引力的、具备先进技术的、以学生为焦点的学习环境,同时无需进行不必要的新建造。

“我们的目标是,更多地利用我们已有的空间,使更多的学生来利用这些空间,以及实现更好的学习成果,”Ron表示。

 “我们拥有的一些老建筑需要进行升级和改善,同时我们已在迅速改变教学方法,并需要新技术来支持这些改变,因此对我们的现有设施进行改造就显得十分合理,而非再添新建筑。”

HASSELL现正在从事该校园内多达40座教学空间的改造工作,预算为1500万澳元,工期为两年,Hewitt先生估计如果建造新建筑来提供这些空间则需耗资2500万澳元。

HASSELL设计研究员Khoa Do近期被委任为联邦教学署(OLT)专家基金小组成员,他表示,翻新改造的效果可以媲美新建筑,并提供一种长期的、“经得起未来考验的”解决方案。

Khoa担任科廷大学室内设计讲师,提倡大学应从一开始就将设计师与建筑师聚在桌前,确保对教学方式的研究可为规划与设计提供参考。

“我们正在从建筑设计的角度来研究这些趋势,理解下一代的教学空间,以及世界最佳实践如何能够在当地得到采用。”他表示。

 “设计是关于将所有元素汇聚在一起,并诠释最新教学方式与技术如何能够进行融合,以打造前沿的功能性空间。”

 

 

 

 




相关内容